广东省经济学家企业家网

2020 年 10 月 30 日 星期五
首 页 > 经济评论

政协委员建言广州与深圳共建国家级科学中心

2020-06-25 15:58:30 广东省经济学家企业家网 阅读

近日,广东省发展改革委公布的《广东省开发区总体发展规划(2020—2035年)》明确提出,推动广州都市圈(包括广州、佛山、肇庆、清远、云浮和韶关)、深圳都市圈(包括深圳、东莞、惠州、河源和汕尾)、珠江口西岸都市圈深度融合。

以广深为龙头,两个超级都市圈正在不断融合发展。今年广州市“两会”期间,多位广州市政协委员对如何推进广深“双区驱动”“比翼双飞”进行了建言献策。

“深圳从一个小渔村发展到与广州不相伯仲的国际大都市,见证了改革开放的奇迹。党中央也一直赋予深圳许多独特的使命与要求。”广州市政协委员、广州大学教授、省经企联常务副会长涂成林表示,双城联动是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和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双区驱动”的必然结果,既是党中央宏观战略决策对广州的必然要求和广州的发展红利,也是广州经过几十年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和自我认知。“在这样一个区域相互接壤、产业无缝对接、相互联系紧密的城市群里,广州和深圳是双峰对峙、各行各路,还是双城联动、优势互补?这个结论是不难得出的。”

“广州要主动作为。”在涂成林看来,广州未来的发展,要在“双城联动”中多主动一些、抢抓机遇。“其中最关键的是双方发展战略的协调和区域分工的互补,构建合理公平的竞合机制。同时广州要鼓励有合作基础的区,比如南沙区主动承接深圳的技术、人才和产业转移,尽早融入‘双区驱动’的大格局中。”

涂成林认为,当前,广州已经取得疫情防控和推进经济社会发展的初步胜利,眼下迫切的任务,一方面要保住现有的产业业态,尽快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切实做到“六稳”“六保”。同时,又要未雨绸缪,加紧布局新技术、新基建、新业态。广州可以依据这次抗击疫情的经验教训和技术领先优势,大力发展公共卫生产业和壮大中医药产业;着力突破或引进新技术,发展新产业和新业态;推进区块链技术的运用,布局新基建项目,构建新的产业链。

涂成林建议,在发展重点上,广州既要注意所辖各区的均衡发展,可持续发展,也要明确下一阶段发展的重点区域。“广州各老城区发展的业态、空间等已经相对饱和,但南沙还有大大的发展空间。南沙是粤港澳大湾区的地理几何中心,是广州离深港澳最近的地区,拥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如果广州下一步重点布局南沙、发展南沙,不仅可以再造一个新广州,使广州发展获得倍增效应,而且可以借助南沙发挥‘三区一中心’定位和功能,履行广州发挥粤港澳大湾区引擎作用的定位。”涂成林表示,广州市委、市政府可以通过政策落地、平台建设、产业布局、基建加速、服务配套等多方面的供给,举全市之力,加快南沙的建设和发展,形成广州和粤港澳大湾区新的增长极。

“广州未来的发展需要‘点金术’,需要寻找新的抓手。”涂成林说,广州的技术、人才、产业等方面的资源十分丰富,但这些资源虽然落在广州,享受广州的城市公共服务,许多资源却不能为广州所用,导致出现“捧着金饭碗讨饭吃”等现象,这就需要寻找资源整合的“点金术”。“比如发展人工智能。据我了解光南沙就有近200家人工智能企业和机构,可否通过引进国内顶尖的人工智能研创院士团队,通过院士工作站—研发中心—产业园的模式来解决?比如广州要履行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和广深港澳科技创新走廊的功能,就需要推进原创技术研究和产学研,可否引入教育部资源从更高层面对广州丰富的高校创新资源进行整合?此外,引入大型央企的新基建工程,引入国家重大科技项目布局广州等,都需要新的抓手来进行突破。”

广州市政协委员、广州市科技局局长王桂林表示,广州与深圳在科技创新方面各有所长,广州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能力较强;深圳高新技术产业集聚发展的优势非常明显。两市应发挥比较优势,推动创新合作取得较好成效。

在粤港澳大湾区,目前已经有了东莞松山湖的中国散裂中子源。接下来,广州南沙科学城、中新广州知识城、广州科学城,与深圳的光明科学城、西丽湖国际科教城、深港特别合作区等重大创新载体进行对接合作,争取国家实验室、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落户两市,共建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

按“两点布局”模式,广州与深圳共同建设了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广东省实验室,南方海洋科学与工程广东省实验室深圳分部。海洋地球物理实验室等特色实验室已启动建设,预计于2020年底前投入使用。“鼓励深圳市科研机构和科技企业,以产学研合作方式与广州市联合申报广东省第二批粤港澳联合实验室。”王桂林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