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经济学家企业家网

2023 年 02 月 09 日 星期四
首 页 > 《企业家精神》连载

《企业家精神》连载之九

2022-12-09 10:16:01 广东省经济学家企业家网 阅读

编者按:黄文锋教授专著《企业家精神》出版后被《人民日报》、《南方日报》、求是网、中宣部学习强国平台大力推荐,并获得省政府颁发第九届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黄文锋是暨南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博导,广东省经济学家企业家联谊会(省经企联)常务副会长。现省经企联微信公众号及网站连载,希望能对各位会员及广大企业家带来益处。


连载之九:

系统哲学与耗散结构


系统哲学讲的系统,有开放和封闭之分。封闭系统就是拒绝和外界交换信息和能量,故步自封,最后熵值不断增加而走向解体。清朝末年的中国就是这样的封闭系统。改革开放使中国由原来的封闭走向开放,充分享受全世界的文明成果,系统的熵值不断减少,从而形成今天这样的耗散结构,经济呈现出很大的活力。


一个组织始终处于开放状态,需要领导者的思想一直处于开放状态,善于接受外界新的信息和新的能量。华为的开放就表现在很多方面。


首先是走出国门,虽然历尽坎坷,受到美国和欧洲的抵制。其次是尽量雇用当地员工,即吸纳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使企业在多种文化交融的环境下不断进化。最后是借鉴人类最先进的文明成果,花大价钱引进IBM等国际顶尖机构的咨询服务,打造出先进的供应链。上述事实证明,华为是一个不断走向开放的系统。


任正非的思想跨度非常大,用互联网思维形容就是善于跨界。当年美国攻打伊拉克,前线部队人数很少,但后台数据和支持非常强大。受此启发,他对整个组织进行整编,把后台进行彻底的改革,使其服务和支持前线的力量异常强大,确保前线能够进行精准打击。至于用军魂、军人的血性来改造企业的思想大家更是耳熟能详。所以,具有跨界思维的人善于从别的系统借鉴新的思想、新的信息,这是具有系统思维的基础。


许多老板都想干一番事业,所以都具有开放的心态。他们乐意引进外部智慧,借力发展,也乐于引进最先进的企业资源计划(ERP)等技术来改造企业,但最终效果都不太理想。


企业作为一个系统,并不是一开放就能解决问题的。就像改革开放初期,如果一下子就照搬西方的民主制度,照搬西方企业的治理结构,那一定会引起政治和经济的混乱。当时的社会是一个很封闭的系统,接受能力和承受能力都很弱,随着社会承受能力的提高,我们进一步和外资开展合作经营、合资经营,这样就逐步从封闭走向开放。


这让我想起十多年前研究民营企业时,受一个研究会计电算化同事的启发(他研究软件成熟度模型),我也以此研究民营企业的成熟度。按内部控制的完善程度、公司治理结构的科学性,我把民营企业按成熟度从低到高分为五个等级,把内部控制不健全的企业定义为最不成熟的企业。反之,最成熟的企业是有健全的内部控制且得到严格执行的企业。


当我们从外部引进人才或者引进技术时,必须考虑企业的成熟度。我曾经担任顾问的民营企业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当时企业的成熟度属于第二级。内部控制是存在的,但成本核算、销售费用结转分摊等非常混乱,以至于哪个产品赚钱、哪个产品亏损连最高层都不清楚。存货的盘点、应收账款的追踪都有相应的制度规范,但执行过程中出现偏差时和责任人的奖惩没有严格挂钩,也没有做到像海尔那样日清日结日高。这样每次盘点有偏差时,当事人往往为了图方便更改数据。管理层也知道此事,但都认为偏差不大,查起原因来非常麻烦,从成本效益来看并不经济。这个偏差算了,那个偏差也不大也算了,一直延续下来就使整个企业的内部控制制度在执行过程中慢慢走样,以至于企业的成熟度慢慢下降。在这种成熟度的条件下,企业花了1 000多万元引进ERP技术,虽然各方尽了最大的努力,但一年以后仍无奈地宣布失败。1 000多万元的投资打了水漂。


所以,在企业没有达到相应的成熟度等级时,即使老板有开放的思想,吸收外部智慧和引进ERP等技术也很难达到应有的效果,甚至很可能以失败告终。企业在吸收外部智慧和引进ERP等技术时,一定要评估自己处于哪一个成熟度阶段,再进行相应的选择。


微信上流传一篇文章《华为榨干了咨询公司的价值》。当年华为花了好几亿美元请IBM进行流程改造,企业内谁不服从谁走人。实际上确实有不少人因不能接受而离开。事实证明,这次引进服务是成功的,说明华为的系统不仅是开放的,更重要的是和当时IBM的服务所需要的成熟度是吻合的,否则再强势也没有用。


华为在几十年的发展中一直强调拿来主义,不是盲目创新,而是借力发展。在发展过程中不断提高组织的成熟度,又不断引进更高级的咨询服务,用几十年的时间就走到了电信行业的世界第一。


企业是一个开放系统,要不断和外界系统交换信息和能量。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就是不断向外界借力。对于中小企业的借力我深刻的体会是,技术、制度建设等方面都可以借助外力弥补短板(当然企业的成熟度要处于相应的等级),但是能力是借不来的。例如,借助外力销售,可以短期内提升一些销量,但不能形成能力。何况有些人会忽悠,就如同南郭先生一样,结果连量都冲不上去,白白浪费钱,还闹个不欢而散。所以,我们没有捷径可走,只有靠招聘、猎头等渠道,寻找符合要求的人力资本,让他们和企业融合在一起,一起成长,打造出一个有竞争力的团队。而依靠外来团队提升销量,无法避免他们的机会主义。当结果没有达标时,又以各种客观原因做借口,这样很容易把企业引向迷途。


一个企业帝国的诞生,也是一门哲学的诞生


以世俗的眼光看,企业家一定是受尽人间折磨、历尽艰难坎坷、焦虑恐惧、孤独彷徨的那种人。他们一直谦卑、低调,对世俗的欲望损之又损,慢慢达到无为而无不为的状态。他们洗尽铅华,永葆初心,最后复归于婴儿,成为老子所言的天人合一的“真人”。


当企业家达到这种境界时,与之相伴随,一个企业帝国就诞生了,一门哲学也诞生了。对华为来说,这个哲学流派的名称可以叫任正非,也可以叫华为。至于老子、波普尔,只是我为了方便借来认识它的工具。与其说任正非创造了华为这个企业,不如说创造了华为这门哲学。(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