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经济学家企业家网

2023 年 02 月 09 日 星期四
首 页 > 《企业家精神》连载

《企业家精神》连载之十八

2022-12-28 15:19:56 广东省经济学家企业家网 阅读
连载十八:


马云从小就喜欢武侠小说,喜欢戏剧里面的打打杀杀。武侠小说的突出特点是无中生有、化腐朽为神奇、想象力无限、侠义衷肠,这些能够使人富有想象力,在面临绝境时不放弃进而绝处逢生。而且更重要的是,武侠小说主人公的轻盈、飘逸、腾空而飞等形象,也会使人的精神境界飘逸、轻盈。所以他的精神不拘泥已有的条条框框,不受过去、现有事实的束缚;所以他的直觉能力发达,面对任何困难都能够“风清扬”(马云的武侠名)。


这些例子都是在生命之始就建立了超链接,使他们能够从浩瀚无垠的宇宙中、从神奇的武侠小说里获得人生的智慧和力量,或者在童年敏感期种下好奇心的种子,让他们成年后痴迷于某种事业。


我很欣赏一个上市公司的企业家,他几十年都朝着一个目标奋斗:做时尚女鞋。无论炒股、房地产搞得多么热火朝天,他都心无旁骛,专注于自己的事情。该品牌终于成为女鞋知名品牌。我问他成功归功于哪些因素,他说与童年看星星、看月亮的经历有很大关系。


他是香港人,60年代他的父亲响应建设祖国的号召,来到内地参加新中国的建设。父亲的任务保密,在他8岁时丢下一些生活费给他人就不见了。许多空闲时间他就一个人看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天天看宇宙,就会感觉到宇宙的宏大浩渺。所以,在人生选择的过程中,他许多时候能够放得下,不被外界短暂的诱惑左右,这种经历使他的生命从宇宙中吸收了能量。


我们知道了年幼时期容易建立超链接,那么什么样的方式可以建立超链接?我认为,理想的方式是放养加适当的引导。


放养就是让孩子有充分的自由,使他在无限可能的方向上寻找自己最喜欢的东西。这种自由一般只在家境好的孩子身上发生。让孩子处于自由放养的状态,他们就容易找到自己的热爱和好奇,从而让生命在最有潜能的方向上成长。富裕家庭有良好的物质条件满足孩子的好奇心,使他能够按照自己生命本来的方向去发展。例如,在计算机还是非常昂贵的设备时,盖茨的妈妈就组织了一个基金会给盖茨的班上买计算机,以至于激发了盖茨对计算机强烈的好奇心。


一个贫穷家庭的孩子为穷困所累,为未来担忧,不得不遵守社会既定的方向去学习,如中国大多数孩子都要学金融,即使不喜欢也强迫自己学。前段时间媒体披露,中国学生在美国高校学习金融的成绩都非常优秀,但是当大学教授时则不如印度的学生,因为中国学生学金融并不是凭自己的兴趣,而是出于经济目的的选择。


在一个经济压力大的家庭里,孩子的选择可能会扭曲本来的热爱和好奇心,甚至终生在自己不擅长、不热爱的领域郁郁寡欢。这样生命的潜能就被埋没、扭曲了,很难建立超链接。


除了童年容易建立超链接,成年后有意识地锚定伟大人物,从他们的思想和精神中吸取力量,也有可能建立超链接。


巴菲特以及他的搭档芒格都是成年后锚定了自己一生的偶像,而且一生从未偏离,从而获得超链接的。巴菲特一直视他的老师格雷厄姆为偶像,在办公室里挂着父亲和老师的画像。他也以宣扬老师的理念而自豪,到处标榜自己是格雷厄姆的信徒。通过这样的锚定,就把格雷厄姆的价值观念移植到自己的思想中了。


同样的道理,芒格一生视富兰克林为自己的偶像,他从富兰克林那里学到了一种思想:一定要变得富有,以便为人类作出贡献。他还从富兰克林那里学到了终生学习的习惯。


通过锚定伟大的人物,能够不断地学习他们的精神和思想。当我们的思想和伟大人物的思想发生强烈共鸣时,就有可能和他们建立链接。


跨界学习也可以建立超链接。因为跨界可以从不同的视角去理解一个理念或者价值观。当我们从多个不同的角度、不同的领域、不同的视野理解一个理念时,就有可能醒悟、顿悟。这样,这些理念和价值观就像墙上的钉子一样,深深铆进我们的思想中,无论外面的环境怎么变化,这些铆进我们思想中的理念和价值观都不会发生动摇,这样就等于建立了超链接。许多企业家都是学习狂,特别注重跨界学习,实际上这就是建立超链接的一个过程。


超链接的建立在人的幼年时应该是随意的、混沌的,在成年后也可以通过自己的自觉去建立。


建立了超链接就会导致生命力爆发、愿力觉醒、生命的自性被激活。


系统论认为,世界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今天的互联网时代使这种联系更加紧密。大数据、分享、混沌、去中心化等使得世界形成了更加复杂的联系。在这些复杂联系中,我们认为,只有心灵、精神层面的联系才能形成能量。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所说的链接即能量,超链接就能形成超能量。


是不是成功的企业家都建立了超链接?我认为,答案一般是肯定的。建立了超链接就有了人生提升的杠杆,就可以获得伟大的力量,就可以练就坚强的意志,就可以养成不一般的格局和气度,就埋下了好奇心的种子等。


环境和机遇


除了爱的力量和超链接,外界的物理环境对企业家的成长也有很大影响。


全国企业家的统计呈现很明显的地域特征。上海人比较少,虽然上海是国际化大都市,但是基于历史的原因,上海人排外的情结比较重,而且上海男人相对比较守成,所以企业家比较少。


潮汕地区的企业家比较多,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这与潮汕地区的外部环境有很大关系。这个地区地少人多,所以很早的时候人们就为了生存漂洋过海,这种冒险精神一代代传了下来。生长在海边,练就了他们敢闯敢试的风格。潮汕人茶文化非常发达,形式上是喝茶,实际上就是谈生意、碰撞生意的火花,他们的这种“集群”效应和内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内地许多地区,吃饭前要打牌,节假日要打麻将,加上许多企业地处内陆、山区,使人偏向保守甚至闭塞。


所以,外部的地理环境对人的胆量、心胸、境界的塑造也具有很大的作用。


机遇对企业家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般来说大城市比小城市机遇多,发达地区比落后地区机遇多。


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的《异类:不一样的成功启示录》一书通过对成功人士的统计,揭示了一连串令人惊异的结果:英超联赛的大多数球员在9—11月出生;比尔·盖茨和史蒂夫·乔布斯都生于1955年;纽约很多著名律师事务所的开创者都是犹太人后裔,并且其祖辈大多在纽约服装行业谋生。怪才格拉德威尔通过这些统计数据告诉我们,如果没有机遇和文化、环境因素,即便生命中有了强大的爱的力量、建立了超链接,也不可能成为企业家。


通过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企业家的生命中具有永不枯竭的战斗力、永远进取的精神、对事业偏执狂般的追求,这种生命源头的万丈瀑布源自生命之始爱的滋养,源自企业家的生命和宇宙、宗教、历史以及各种伟大人物建立的超链接,源自外部环境对企业家的格局和视野所产生的刺激。我们必须基于这些因素(当然不仅限于这些因素)考察企业家生命的源头,考察企业家的命象,并有意识地激发生命的源头活水,这样企业家精神才能得到进一步的激发。我们也只有回溯到企业家的命象,才能找到激发员工斗志、让员工热爱事业、具有远大视野和格局的路径和方法。(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