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经济学家企业家网

2023 年 02 月 09 日 星期四
首 页 > 《企业家精神》连载

《企业家精神》连载之二十一

2023-01-03 09:55:20 广东省经济学家企业家网 阅读

编者按:黄文锋教授专著《企业家精神》出版后被《人民日报》、《南方日报》、求是网、中宣部学习强国平台大力推荐,并获得省政府颁发第九届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黄文锋是暨南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博导,广东省经济学家企业家联谊会(省经企联)常务副会长。现省经企联微信公众号及网站连载,希望能对各位会员及广大企业家带来益处。



连载二十一:


独立人格


顾名思义,独立人格就是人是独立自主的,不依赖于外在精神权威,也不依附于现实的政治力量,具有独立判断能力和自主精神。企业家最难能可贵的就是拥有独立的人格。


企业家往往追求独立自由的状态,喜欢简单率直,这种与生俱来的独立人格、自由精神恰恰是人们比较缺失的精神特质。


中国几千年的封建专制所带来的官场文化已经深深植根于中国社会,在历史长河中慢慢侵蚀了中国人的独立人格。


一个国家的知识分子本来是独立人格的代言人。但是封建专制的残酷压迫尤其是文字狱使知识分子的人格集体颓废,后来的科举取士更是把知识分子的自由精神彻底摧毁。


科举制是中国独有的通过竞争性考试来选拔官吏的人事体制,其结果就是催生了一个阶层——士大夫阶层,也就是专门为做官而读书的知识分子。他们的起点多是普通的平民,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读书和道德修养,最终靠知识改变命运,进入士大夫群体。但正是由于这种进入官场的明确目标使得士大夫缺乏创新,缺少独立自主的思想,在君主的淫威和暴力的压制下忍辱负重,矮化了自己的人格。慢慢地中国封建时代的官场中也很难有独立的人格。


其实在几千年的历史中,中国人的思想并不是一直受到压制的。春秋时期,中国人生机勃勃,意气风发。诸子百家的思想几乎都发源于这一时期,整个文化领域表现出百家争鸣的气象,这是中国文化史上最富有原创性的巅峰时期。当时诸侯纷争,产生了自由的空隙,客观上形成了比较宽松的氛围,人的思想也不受束缚,人们自由奔放,崇尚武学,富有侠义精神。汉唐时期的政策相对来说也有比较宽松的成分,汉唐人更多地带有浪漫的色彩,呈现一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生活风貌。汉唐时期的浪漫精神极大地催生了人的天生才情、好奇心与想象力,使人们超越日常的条条框框去进行创新、创造。但是到了明清时期,前面所说的两个时期中中国人那种独立自主、奔放创新的精神慢慢消失了,一个个变得那么迂腐、麻木,缺乏创造力,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封建专制达到了顶峰,对人们的思想控制也最严厉。到了清代,大儒几乎完全被驯服成善于察言观色的奴才。所以清代儒臣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无思想、无操守,功名利禄之外无所关心。在封建体制的严酷管制下,他们老老实实,卖命效力,以图飞黄腾达;而一旦机会来临,他们就大肆贪污。什么操守、尊严、人格,都在专制的压迫下消失得无影无踪。所以到了明清时期,中国人身上这种独立的人格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封建专制制度导致的后果就是中国人慢慢缺失了独立的人格。


几千年的封建专制使全体人民人格萎靡,不可能出现企业家。西方的文艺复兴则把人从神的窒息中解放出来。文艺复兴高举人性解放的大旗,空前地激发了人的创造热情,导致以航海大发现为契机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兴起。一大批胆大包天的企业家的出现创造了近代资本主义文明。


在西方社会摆脱黑暗中世纪对人性的压制的同时,我国的明清时代对人性的摧残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使得我们丧失了近代走向资本主义的契机,落得个被日本军国主义摧残蹂躏的下场。


改革开放以后,人民获得了选择的自由,出现了不少企业家,但由于几千年封建专制的影响,我国的企业家不是很多,更多的是商人。许多文章把商人和企业家归为同一类人。二者实际上有很大的差异。我国经济目前出现了一些问题。原因有很多方面,其中一个就是商人太多,而企业家太少。


商人是市场经济的基本元素。正是有了他们,市场才活跃,各种需求才被满足。在一个法制比较健全的经济体中,商人会遵纪守法。但是在一个法制不健全的经济体中,部分商人就会蜕化为奸商。这些商人钻各种制度的漏洞,和官员勾结,谋取利益最大化。当自己的利益和公共利益冲突时,他们会损害公共利益。许多企业为了逃避监管,夜里偷偷把有毒的废水废气通过暗道排入人民饮水用的江河湖海。


这些商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甚至不顾自己的人格尊严。他们善于揣摩官员的心理,最有能耐讨官员的欢心,不惜一切手段把意志薄弱的官员拉下水。


这类人情商都很高,对人心理需求的理解能力也特别强。而且只要对自己有好处,就舍得付出,一些意志薄弱的官员因此丧失原则。


反腐专题片《巡视利剑》第二集《政治巡视》中播出的“五假副部”卢恩光,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他本来是个头脑活络的商人,靠着很高的情商和敏锐的眼光积累了巨额财富,后来靠造假一步步走到副部级领导干部的岗位。


当年,卢恩光为了经营和领导的关系花了大力气,也因此在组织选拔副部级干部时得到有关领导的多次推荐。


“他对领导的生活可以说关心照顾得无微不至。每周都给领导同志家里送菜、水果、各种肉食、半成品,书架坏了、钉钉修修补补这种小事,全是他提供服务。”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介绍。


上面的例子生动地说明了一部分商人的特点:为了迎合官员,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们首先愿意矮化自己的人格,刻意奉承,巴结讨好,让手中握有权力的官员如沐春风,心旷神怡。在这样情意绵绵的攻势下,许多官员丧失了原则,最后成为老板的附庸,与他们沆瀣一气。政商关系就是在这些“无微不至”的商人的经营之下变味了。


那些喜欢折腾、喜欢挑战的企业家更乐意在市场上拼搏,挑战未知、未来和显规则(例如,专车就是在挑战各种显规则)。这类人不喜欢刻意揣摩官员的意图,讨他们的欢心,也不喜欢和他们推杯换盏。他们对市场、对创新、对战略决策有无限的兴趣,但对迎来送往、阿谀奉承、刻意讨好、甜言蜜语、低三下四等没有任何兴趣。


企业家不喜欢繁文缛节,在生活上喜欢简单。


虽然其许多言行我不是很认同,但王石非常符合我所说的企业家的基本特征。他也是说话直接,不讲究繁文缛节,不喜欢刻意奉承,而且一直都在挑战自己的极限。


一句话,企业家拥有独立人格,而且把自由看得很重,因为创新、突破都需要有自由的空间。


德鲁克说,企业家精神不仅存在于企业,也存在于学校、医院和政府机关。我想他所指的企业家精神既包括不断创新、创造价值,也包括这种独立人格和自由探索的精神。


英特尔公司总裁格鲁夫的《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一书揭示,企业家决策就是一个偏执、孤独的过程。这个过程不受任何权威、任何意识形态的束缚,所以独立人格显得尤为重要。


一旦更多的企业家成长起来,独立人格就会成为多数人的追求,这样就会减少传统社会的人格依附、阿谀奉承、察言观色、巧言令色、讨好卖乖等人格萎靡症,社会就会更加文明和健康。所以,我一直认为,只有拥有充分的市场竞争,才有健全的国格和人格。在充分竞争的市场上一大批企业家成长起来,他们独立的人格将会影响越来越多的人。


强烈的探知欲望


企业家在许多方面好像都无师自通。特斯拉的老板马斯克大家都知道,把电动车做到世界第一时又涉足火箭发射。他们是在一个新的领域很快就能掌握主动权、就能驾驭这个领域的各方面的人员。常言道,隔行如隔山。但此话好像在他们那里不灵验。苹果公司的总部是乔布斯亲自设计的,苹果门店的每一个细节也都是乔布斯亲自把关,他们好像是每一个方面的专家。


美国著名未来学家、经济学家乔治·吉尔德说,美国企业中最有创造力的领域就是企业初创之时,主要是因为它提供了最佳的学习过程。一个白手起家建立企业的人对企业运作认识的深度是一个引进的职业经理人所不可企及的,尽管后者在哈佛大学商学院探讨的案例可能非常有深度。


我最关注的是,企业家这种超强的学习能力来自哪里?我认为,来自生命中的好奇心,来自对世界强烈的探知欲。


根据联合国有关资料,人类智慧中有五大能力,其中好奇心排在第一。它是全球强大领袖所共有的显著特点。无论对于生活在非洲大草原的人类祖先,还是对于如今激烈商战中的企业家,勇于探索都是非常有价值的生存策略。


好奇心是生命成长的引擎。它对于思维和记忆十分重要,如果缺乏,则会危害智力的发展,严重性丝毫不亚于脑组织受损。没有持久的好奇心,就无法获得任何一种人类能力。好奇心推动我们去探索、发现、成长,也为人类的自我进化提供动力。


具有强烈好奇心的人喜欢实践,喜欢尝试新的东西,喜欢冒险,喜欢拥抱不确定性。所以在这种强烈好奇心的作用下,企业家的生命就变成了一个开放系统。


我把这样的系统比喻成12级台风所形成的强大风洞,对宇宙中的各种智慧拥有强大的吸纳力。所以开放系统是一个生命力被激活的系统,是一个不断进化的系统。拥有开放系统的企业家在行为上就表现出强烈的学习动机。


伟大的企业家都是学习机器,这种机器般的学习好像非常枯燥无趣。不过,这只是我们看到的表象。实际情况是,他们的学习过程是一个被远大的目标驱动、在强烈好奇心的牵引下,拼命吸收宇宙和人类各种智慧的过程。他们对科学、历史、艺术、政治等领域都有强烈的学习欲望,并且特别能够从不同学科吸取灵感,形成自己的智慧。


随着学习的深入,他们的心智不断成长。这种成长过程就是不断突破自我的极限,对胜利、对目标保持强烈的渴望,并充满激情地为之奋斗,拥有迎接任何艰难困苦的强大决心。


企业家的这种探知欲激发了强烈的好奇心,引发了真正的学习行为,使企业家和员工的生命在这种学习中不断成长。


自由王国的国王


我们经常提到一个词:苦役。当年修建万里长城的人肯定是在做苦役,黄山等旅游景点的挑夫一定也是在做苦役,他们纯粹是为了谋生而做极其艰苦、枯燥无味的劳动。


企业家就其工作量来说,任何常人均无法忍受。他们大多是工作狂,加上不讲究物质生活等细节,表面看和那些挑夫一样是在做苦役。


实际上,这类人工作量巨大,面临的压力则更大。但这类人大部分情况下就像那些游戏极客一样,痴迷其中,乐此不疲。所以,他们的人生一直充满激情和斗志, “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


人类从动物进化而来。动物在森林里嬉闹、玩耍、游戏,处于不亦乐乎的状态。在动物园里,时间长了,猴子们就会把玩具扔掉。它们不喜欢枯燥无味、单调的重复。


为了能够活下去,我们不得不从事自己不愿意、不喜欢、不感兴趣的工作,忍受着天天单调重复甚至耗尽体力的苦役。在外界的压力和诱惑下,我们被房子、金钱折磨,买了第一套想第二套,买了第二套想更多套,我们乐于做房奴,几代人省吃俭用供一套房。我们对未来充满焦虑,没有钱的人对前途焦虑,有钱人对钱贬值、资产一夜之间被没收焦虑。我们的文明诞生的是焦虑、单调、贪婪、苦役。


从这点来说,我们虽然从动物进化而来,但生命状态还不如无意识的动物。


有多少人能每天充满憧憬、激情、希望,做自己最擅长的工作?哪有不焦虑、不彷徨、不害怕?


马克思把人类从愚昧走向文明的过程表达为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的过程。在社会历史中,必然王国指人受盲目必然性支配,特别是受自己所创造社会关系的奴役和支配的社会状态;自由王国指人自己成为自然界和社会的主人,摆脱盲目性,能自觉创造自己的历史的社会状态。马克思认为,按照事物的本性来说,只有当人类把自己能力的发展作为目的本身时才有真正的自由王国。


按照马克思的自由王国之说,企业家一定是自由王国之王。他们沉浸在自己宏大的愿景里,朝着自己设想的目标迈进。他们怀着对自己正在探索的世界无限的好奇心,随着好奇心越来越强烈,他们对自己所追求的目标逐渐达到痴迷和忘我的境界,最终达到儒家所说的“仁、智、勇”的状态。所以恐惧、焦虑、无趣在他们的世界里渐行渐远,他们由此感受到生命不断成长过程中的芬芳,虽然物理寿命有限,但他们感受到了精神生命成长的无限性。


所以,企业家看上去像劳工一样苦役般地劳作,实际上是一种心灵的自由、灵魂的自由,摆脱了各种贪婪的诱惑、各种潜规则的束缚,成为自由王国之王。精神处于一种自由状态,就决定了精神发展的多样性和无限性。


关于这种自由状态,许多大师都有精辟的论述。弗洛伊德把人分为本我、自我和超我三个层次。马斯洛则把人的需要分为从低级的生存需要到高级的精神需要等不同层次,晚年时他又发展了自己的理论,把灵性作为人最高层次的需要。黑格尔把精神分为主观、客观到最后的绝对精神三个层次。这些论述都从不同侧面揭示了人由低级到高级的发展过程,也就是由不自由到自由的发展过程。(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