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经济学家企业家网

2023 年 02 月 09 日 星期四
首 页 > 《企业家精神》连载

《企业家精神》连载之二十三

2023-01-05 14:07:25 广东省经济学家企业家网 阅读

编者按:黄文锋教授专著《企业家精神》出版后被《人民日报》、《南方日报》、求是网、中宣部学习强国平台大力推荐,并获得省政府颁发第九届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黄文锋是暨南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博导,广东省经济学家企业家联谊会(省经企联)常务副会长。现省经企联微信公众号及网站连载,希望能对各位会员及广大企业家带来益处。



连载二十三:


互联网时代的企业家精神


一部人类文明史就是链接不断深化的历史


人类今天的文明是从蛮荒时代走过来的。在远古时期,人与宇宙是一个笼统的整体。进入农业社会后,人类的生产力十分落后,交通、通信工具也很低级,人与人之间链接的广度和深度非常有限,处于彼此孤立、分割的状态。


到了近代,人类对自然界的认识有了长足的进步。尤其到了文艺复兴时期,人性得到了极大的解放,人的创造性也得到空前的释放。航海、海外殖民和贸易的需要催生了对科学的强大需求。恩格斯曾经说,社会一旦有技术上的需要,则这种需要就会比十所大学更能把科学推向前进。


随着自然科学的蓬勃发展,原先大一统的自然哲学不断分化出各个学科,诞生了现代科学体系,我们进入到细胞科学、原子能等更深层次的科学领域。同时,人类所能观测的宇宙空间不断拓展,各种高倍望远镜、探测器的发明把人类带进了更加遥远的空间。


自然科学的大发展导致技术发明层出不穷,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使各种技术发明得以大规模应用。现代交通、通信技术发展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阶段,使人类的链接变得意想不到的便捷和快速。


现代科学的学科不断分化的同时,也出现了不断融合的趋势。系统论、控制论和信息论的出现导致了计算机的发明,引爆了信息技术革命。尤其是互联网,它的出现把人类紧紧链接在一起。这种链接的效率、宽度、广度及深度使人类又回到以前那种浑然一体的混沌时代。不过这是一个高级的混沌,是一种哲学和量子力学的混沌,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成为这个混沌时代的核心。


整个人类文明史就是一部链接不断深化的历史。


互联网企业的本质


互联网时代是一个大链接时代。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链接程度呈指数级增长。从经济学上看,互联网时代链接的过程就是不断去中心化、使世界以更低的成本链接在一起的过程。在这个去中心化的过程中,原来金字塔式的企业组织让位于平台化和生态化的组织。这种背景下,互联网的运行模式应运而生,互联网思维随即成为经济学和管理学追逐的对象。粉丝、骨灰级粉丝、共享、生态、生态化反、超级IP、平台、去中心化、场景、参与感等成为最热的互联网思维和思想。


但是,这种总结提炼式的互联网思维模式还是工业革命时代思维的延续。工业革命时代的管理学就通过观察人的行为、心理、情感的运动轨迹,研究各种行为主体之间的因果、规律和经验,并总结提炼出管理的基本规律、理念,通过学习进行大范围的复制和模仿,以此提高管理的效率。


经济学也大体如此。经济学通过数据和模型研究宏观经济运行的规律,通过因果的分析改进经济运行的效率。


工业革命时代管理学和经济学的思维是一种牛顿力学的机械思维,规律、因果、经验、复制、学习和改善是管理学和经济学的核心。


互联网时代的思维本质则完全不同。


举个例子。前几年做烧饼的某互联网企业特别火,在它融资的商业计划书中把“烧饼”这个词去掉,剩下的就是上面所提到的互联网语言了。而这样通过模仿、复制互联网企业总结出的一套语言和思维体系,除了博取眼球,对企业的管理和战略基本没有什么用处。互联网时代和工业革命时代完全不一样,因果、规律、经验都不复存在。每一个互联网企业都有自己独特的基因,都是一个独特的能量体,所以其经验、规律、战略、思维等并不可以学习和复制。


现在很流行对百度、阿里巴巴、腾讯(BAT)的企业运行模式进行挖掘和总结,企图以此找到互联网企业的思维和战略模式,进而进行模仿和学习,这是不理解互联网时代完全不同的经济实质的结果。


互联网时代,类似BAT、亚马逊、谷歌这样的标志性企业,每一个都是一个夸克。夸克是我用来表示互联网企业能量级的一个物理学名词。物质由分子组成,分子由原子组成,原子由夸克组成,夸克是组成物质最基本的粒子。而作为最基本粒子的夸克和原子、分子比较起来,具有最高层级的核能。


工业革命时代,企业内每个人都是一个螺丝钉,成员间分工协作的效率决定了组织的效率,处于组织核心位置的企业家进行企业内以及产业链上的分工、组织、协调和决策。由于信息、数据、沟通等链接的手段相对落后,因此出现了企业这个中心统一指挥和控制,以减少交易成本。


在互联网时代,随着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量子计算、互联网金融等技术的出现,人类进入了互联互通的新时代,全球协作和共享已经实现。所有链接都可计算、可模拟、可预期,都可以被数据化。工业革命时代可重复、程序化、螺丝钉式的工作,将全部或者大部分由人工智能替代。层级制的经济组织不断扁平化。随着生态体系不断丰富,互联网企业的效率越来越高,能量越来越大。工业革命时代的大型企业是一个巨无霸式的中心,互联网时代的大型企业是一个具有核能的点——夸克。这是在企业不断去中心的过程中慢慢实现的。


例如阿里巴巴,它一方面革大商场、大零售的命,另一方面自己逐渐变成中心。各个商家要在它的平台实现销售,就要不断引流,不断烧钱,导致交易费用过高。这个平台逐渐变成中心,使得其能量逐渐衰减。同时,唯品会、京东等平台又以深耕细作的方式,分化、消解阿里巴巴平台的能量。所以,阿里巴巴只能不断向金融、支付、物流、保险等平台渗透。现在的阿里巴巴,据马云的说法,电商只占20%,仅仅是作为流量的入口。阿里巴巴现在已经渗透到所有可能的领域,以至于媒体说好像阿里巴巴没有什么不可以做。如果阿里巴巴仅仅是个电商,可能早死了!


互联网时代,除了夸克级的企业,就是具有各个不同能量级的中小企业。企业能量的大小取决于与世界链接的深度和广度。


这些和工业革命时代完全不同的企业,彻底改变了我们生产和消费的方式。举个例子,某公众号的主人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士,凭着对世界上各种新潮服饰的介绍,吸引了几百万狂热追随者,形成了一股强大的“买买买”热潮。这样的公众号是他们对世界某一领域、某一事物强烈爱好或者对人性深刻洞察而形成的一个精神场景。在这样的场景里,消费者和生产者基于共同的爱好、相似的精神气质紧密地链接起来。这样的消费过程不需要引流,不需要做广告,客户消费的过程也是精神享受的过程。互联网专家吴声把这样的公众号叫作“超级IP”,相当于工业革命时代的“工厂”。


互联网时代的产品也将不再是以前大规模的批量生产,而是充分满足个体审美、情趣等方面需求的个性化定制。每一个品牌都将是一个超级IP。在互联网时代,我们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从吃穿到住行,从生老到病死,从爱到恨,都会由那些对这些节点有深刻理解的人创造出超级IP,让我们兴奋和共鸣,让我们消费和互动。例如,“日日煮”是专门制作美味佳肴的一个公众号。和电视上那些烹饪节目不同,这个公众号的主人没有经过什么培训,没有任何计划,只是凭着自己极端的爱好,不经意间引爆了流量。现在像这样的平台很多,今日头条、知乎、逻辑思维、超级课程表等,都基于对世界某一领域极致的理解而产生链接并形成自己的能量场。在未来,还会有许多我们意想不到的能量场,把我们带向一个精神娱乐至上的世界。


从本质上讲,BAT三巨头和上面这些超级IP完全一样,也是基于当初对世界独特的理解、独特的理念而诞生的。能量场有多大取决于它们和世界链接的深度、广度以及效率。而这些均是由创新能力决定的。阿里巴巴的达摩院(研究院)就是为了加强创新能力而设立的。它首批将要重点研发的技术包括量子计算、机器学习、基础算法等,涵盖机器智能、智联网、金融科技等多个领域,这些技术领域关系到阿里巴巴互联互通的深度、广度,是影响阿里巴巴核心竞争力的重要因素。


上面列举的超级IP是某一个细分领域的链接,巨无霸型互联网企业会和这个社会乃至整个世界建立立体的、纵深的、错综复杂的链接。拥有这样的链接的企业,按我的界定,就是进入到夸克能量级的企业。


互联网企业能否进入到夸克能量级,取决于能否打通这个世界上未知的链接、创造新的链接,摧毁各种交易成本很高的中心,并在互联互通的过程中不断和别的能量体通过链接相互赋能,从而不断提升自己的能量级。例子包括阿里巴巴入股滴滴打车、腾讯入股大众点评等。


互联网企业能量跃迁、赋能的过程,是一个混沌的过程,没有规律可循。先去学习由互联网语言组成的商业模式或战略,再去创立互联网企业,是很难成功的。也就是说,生态、场景等就像人类的语言一样,仅仅是用这些语言对这一段历史留下记载,方便我们叙述而已。这些语言组成的话语体系绝不是互联网战略。用吴晓波的话说,我们无法描述一个正在喷发的火山。


互联网时代的企业家精神


在过去的农业社会,地主拥有土地,绝大部分农民是租户和佃户,完全受制于有土地的地主,贫富差距表现在一方是有产者,另一方是无产者。这样的利益格局导致历史上不断爆发农民起义。


到了工业革命时代,资本家拥有资本,工人是无产者。随着大规模生产企业的出现,财富的分化程度比农业时代更厉害。但由于分工导致生产效率提高,资本主义的劳保福利制度逐渐完善,虽然贫富差距在加大,但在消费意义上的差距不断缩小。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最富的人和最穷的人日常消费没有什么差别。


互联网时代,由于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出现,大规模生产制造的效率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穷人和富人的物质消费比工业革命时代的差距更小。许多只有富人才能消费的奢侈品变成日常用品。像当年的电脑、汽车一样,未来私人游艇和飞机等都可能以某种创新形式变成普通人可以消费的日常用品。


这样一来,在互联网时代,谋生可能不是人的主要问题,如何让生命更加精彩和有意义成为主要问题。


几百多年前的文艺复兴把西方人从神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互联网时代则把人从重复的、沉重的、程序化的物理劳动中解放出来,人类由此进入新的文艺复兴时代,进入纯粹的精神劳动和消费的时代。


互联网企业和工业企业最大的不同是,开始时它不需要大规模的物质资本做基础,相反是以企业家独特的理念(精神资本)为前提。没有企业家独特的精神资本,互联网企业就不可能存在。每一个互联网企业的创立,都是创始人及其团队独特理念的结晶。有了这样的精神资本,企业还没有成立,就可能会融到大量资金。没有独特的精神资本,仅仅有物质资本,并不能导致互联网企业的诞生。


互联网企业可能有万亿元级的市值,但物质形式的资本很少,绝大部分情况下是由它的生态、平台和数据,也就是链接的深度、广度形成的能量场决定了价值。这样看上去巨无霸的企业,一旦丧失企业家的精神资本,突然之间就可能什么都没有了。就像当年微信还没有出现时,马化腾说,像腾讯这样千亿元市值的企业(当时的数据)可能说没就没了。


所以,互联网企业由市值体现出的物质资本更加依附于企业家的精神资本。互联网企业的物质资本随着企业家精神资本的提升而提升,随着企业家精神资本的衰减而衰减,二者不可分割。又由于互联网时代穷人和富人物质消费的差距越来越小,因此人类有史以来皆视为洪水猛兽的贫富差距问题,在互联网时代可能就不再是个问题。而且,物质财富越向企业家集中,相对应的企业家精神资本就越多,产生的能量就越大,就越能激活更多的能量。精神资本更多的社会将是一个更文明的社会。所以,物质财富向企业家集中,反而导致社会效率的提高。这可能是互联网时代和工业革命时代最显著的区别。


互联网时代,无论是生产产品还是提供服务,都需要对人性进行深刻洞察或者说深刻关怀,这是互联网企业的利润之源,也是其商业模式的核心。马化腾说,他最大的担忧是越来越看不懂年轻人的喜好。人是最复杂的,人性更是多变的,这决定了互联网企业也始终处于复杂、不确定的状态中。


具有夸克能量级的企业和世界形成了复杂、深刻的链接,它们链接的是全世界,是全人类,是未来。如马云所说,阿里巴巴未来一定是世界创新的发动机,要至少服务全世界20亿人口,为1 000万家企业创造盈利空间和机遇。它要不断提高自己的能量级,就必须不断地和全世界、全人类进行链接。


工业革命时代,企业家的责任在于创造更多的物质财富,造福于民。互联网时代,企业家的责任是创造更多的精神财富,产生更多的能量,为更多的企业和人赋能。企业链接的深度和广度越大,产生的能量级就越高,对社会产生的影响就越大。


进入到夸克能量级,企业面对的不再是一个社区,甚至不再是一个国家,而是整个世界、整个人类,为整个人类赋能。这种情况下,企业的服务范围无国界,能量辐射无边界,互联互通无障碍。


创造更多的精神财富,为更多的人赋能,造福全人类,是互联网时代企业家的责任和担当所在,也是互联网时代企业家精神本质的体现。(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