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经济学家企业家网

2024 年 06 月 19 日 星期三
首 页 > 《企业家精神》连载

《企业家精神》连载之三十四

2023-02-10 14:27:23 广东省经济学家企业家网 阅读

编者按:黄文锋教授专著《企业家精神》出版后被《人民日报》、《南方日报》、求是网、中宣部学习强国平台大力推荐,并获得省政府颁发第九届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黄文锋是暨南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博导,广东省经济学家企业家联谊会(省经企联)常务副会长。现省经企联微信公众号及网站连载,希望能对各位会员及广大企业家带来益处。



连载之三十四:


第六章
不同制度、文化背景下的企业家精神

把企业家当英雄,民族就有希望

纵观全世界,有两个国家把企业家当作英雄。在这两个国家,整个社会都崇拜企业家,学习企业家,以他们为榜样。这两个国家也先后成为经济大国和经济最活跃的国家!它们分别是美国和中国!

在美国,总统被人调侃,而对企业家的崇拜却到了狂热的地步,企业和企业家是美国社会的主角。

哈佛大学教授西尔弗在20世纪80年代出版的《企业家——美国的新英雄》一书中,把企业家称为美国人的新英雄。他在书中写道:美国是一个崇拜英雄的民族,以前人们崇拜的是华盛顿、林肯这样的伟大政治家,现在更热烈、更真切的崇拜早已转移到更真实的英雄人物——企业家身上。对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的顶礼膜拜,使许多天才青年怀着朝圣的心情加入这个占据社会中心舞台的队伍。

企业家精神不仅对企业产生影响,而且对整个社会产生促进作用。美国学者戴维·奥斯本和特德·盖布勒合著的《改革政府——企业家精神如何改革着公共部门》一书在美国影响很大,它强调用企业家精神塑造“企业化政府”,并开出了十条药方。

美国人对企业家十分崇拜,是由于200年来的市场竞争中大批企业家成长起来,为美国社会的繁荣富强作出了人人看得见的贡献。所以,企业家崇拜潜移默化地成为美国社会的一种文化、一种意识形态。这种全民以企业家为榜样的文化,使美国社会200年来企业家层出不穷,而且世界级的企业家都出自美国。

和美国不同,中国社会对企业家的崇拜既有民间的基础,也离不开我们的倡导和宣传。

只要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都记得,改革开放初期经济充满活力最显著的标志是出现了许多敢于冲破陈规陋习的能人,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企业家。这些企业家一出现,就被我们当作英雄在全国宣传。

最早成为全国知名企业家的是浙江的步鑫生。1980年,步鑫生出任浙江省海盐县衬衫总厂厂长。在他的带领下,小厂打破“大锅饭”进行全面改革。他以敢为人先的精神,在企业里推行了一套独特的经营管理办法,使这个小厂的产品畅销全国各大城市,成为全省一流的专业衬衫厂。

对于这些胆子大、有个性、有想法的人,政府的行为对他们的影响至关重要。面对步鑫生的行动,我们的政府做何反应?具体如下:

1983年4月26日,浙江日报刊登了报告文学《企业家的歌》,用整版篇幅介绍了步鑫生大胆创新、坚持改革的事迹;半年后,人民日报登载了新华社发表的《一个有独创精神的厂长——步鑫生》。一时间,步鑫生成了闻名全国的改革家,全国掀起学习步鑫生改革创新精神的热潮,使改革创新精神深入到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中。

1984年,中央指示全国推广步鑫生的精神。由中央下命令全国推广一个人,之前只有雷锋和焦裕禄。1984年2月26日,新华社播发了浙江省委支持步鑫生改革创新精神的报道。第二天,人民日报在头版刊登文章,标题是《浙江省委充分肯定步鑫生的改革创新精神 中央整党工作指导委员会指出要积极支持敢于改革创新的干部》。当时有统计称,《人民日报》自创刊时起,报道量第一的先进人物是雷锋,第二就是步鑫生。

1984年,短短两个月内全国各地到海盐县衬衫总厂参观的人数就达两万多人。各路记者闻讯赶来,使企业家成为当时社会追捧的英雄。

对企业家创新精神的热情讴歌,把他们树立成社会学习的榜样,世界上还没有第二个政党这样做!这也说明了中国共产党是具有企业家精神的政党!也正是凭着这种精神,才使后来的改革开放向纵深处发展,使中国的经济和社会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步鑫生之后最出名的企业家是马胜利。

1984年,马胜利毛遂自荐承包石家庄造纸厂,率先在国有企业打破“铁饭碗、铁工资”制度,并推出改革“三十六计”和“七十二变”,使造纸厂迅速扭亏为盈。他当时提出的“三十六计”和“七十二变”承包思路成为国有企业摆脱困境的一剂良方。

马胜利的改革精神随即得到党和政府的高度赞扬,他本人也获得数不清的荣誉。1986年年底,马胜利获得“时刻想着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好厂长马胜利”和“勇于开拓的改革者”称号。1987年,马胜利被评为国家有突出贡献的科学技术专家。1988年,马胜利荣获中国首届企业家金球奖。1986年和1988年马胜利两次获得五一劳动奖章。迄今为止中国只有他一人两次获此荣誉,而且还获得了邓小平四次亲切接见,他的声名一下子传遍全国大地。

今天看来很奇怪的是,他是石家庄的厂长,当时的上海市委也做出向马胜利学习的决定!接着北京市委、轻工部、全国总工会、中央向全国宣传,到处都贴着大标语,全国性地向马胜利学习。那几年马胜利在全国大江南北做了600多场事迹报告,电视每天都有他的报道,他成为当时当之无愧的“电视明星”!河北女作家高峰在《马承包新传》中写道:“他谈笑风生,话语幽默而又风趣,会场内外鸦雀无声,听得人们如痴如醉,长达三个小时的报告,竟无一人走动,有人憋着尿也不去厕所。”这也反映了整个民族向英雄学习的火热场面。

那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岁月,那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这些英雄人物、这些胆大包天的人,党和政府把他们奉为英雄在全国宣传,其产生的精神激励和榜样效应成为今天中国人民进一步深化改革的力量源泉。

热火朝天的中国,勤劳勇敢的人民,渴望幸福生活的梦想,正如一首民歌《心愿》所描述的那样:
当年我打起腰鼓诉说心愿
淳朴的人们翘首期盼
心灵在播种着富强的梦幻
翻身的土地争奇斗艳
…………
我们对着太阳说
向往不会改变
我们对着长江说
追求不会改变
我们对着大地说
贫穷总会改变
我们对着黄河说
生活总会改变

正是在这样对英雄崇拜的氛围下,在短短二三十年的时间里,一大批世界级企业家出现在中国这片热土上!许多甚至不怎么知名的企业家,其公司产品的市场份额占世界的很大比例。例如,格兰仕微波炉把西方曾经的高价产品一夜之间冲击得无路可走。格兰仕微波炉的市场份额一度占全世界的80%,而该企业的老板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是谁。还有大家都知道的华为,靠两万元在深圳铁皮屋起步,经过二十几年的打拼,打败了曾经如日中天的巨无霸而成为世界第一。这一切都让我们看到了一幅中华民族勇猛精进的宏大历史画面。

改革开放短短几十年时间,我们涌现出一大批有世界影响力的企业家,这些企业家带动着整个经济的发展,使我国的经济很快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反观有些国家,土地资源很丰富,自由竞争的市场制度也早已确立,经济却陷入一蹶不振的境地。因为它们的工会动不动和资方较量,它们的政府动不动要均贫富,它们的人民要雷打不动地喝下午茶,高福利一样不能少,不满足就上街游行。要知道,这样把创造财富的人踩在脚下,动不动就向他们叫板,英雄最后就气短了,甚至大面积地一命呜呼了!

我们对企业家英雄般的热捧,既是多少年被压抑的热情极大释放的一个信号,也是中国共产党锐意改革的一个信号。开始时这种舆论宣导、弘扬的作用是十分巨大的。随着改革深化、经济向纵深发展,对企业家的热捧必须像美国一样,慢慢通过制度塑形、文化沉淀,使企业家精神和企业家作用的发挥有制度和文化保障,这样企业家精神就会逐渐成为社会的主流精神和主流文化,使我们的民族一直保持旺盛的创造力和持久的活力。

在经济进入新常态的今天,党中央、国务院对企业家精神的重视、对企业家精神的呼唤又迎来了一个新的起点,具体表现在:

2017年3月15日,“工匠精神”与“企业家精神”第一次写进当年的政府工作报告。

2017年9月25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正式公布。建国60多年,党中央首次以专门文件明确企业家精神的地位和价值。这份文件激活了整个民族的创新热情,使更多的企业家涌现出来,无疑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企业家精神在与制度环境的博弈中成长起来

企业家精神发源于生命中的不安分,但这种精神是否发育成为企业家精神,取决于一个社会的文化、意识形态、法律制度、经济结构等要素。

一个制度和文化处于转型期的社会,处在一种混沌状态,这个状态就是一种博弈的过程。我们可以用拔河来形象地比喻企业家精神的这一孕育过程。由于企业家的生命中有一种不甘平庸想做事的本能,这是一种成长的动力,而社会制度和环境开始都存在对这种精神压抑的本能,如果上升的动力战胜了制度、环境的阻力,企业家精神就不断被激活,反之则被遏制。上升的动力和制度、环境的阻力是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是两个相反方向的作用力,可以看成一场拔河比赛。

一个社会规则混乱、政治权力进入市场,那么企业家行为就会受到抑制,严重的情况下会窒息企业家精神。下面通过一个例子说明这个问题。

我的一个朋友从事制造业,拥有一家几千人的大企业。他完全符合我所定义的企业家,平时对物质条件没有任何追求,就是想做一番事业。他对我说,人只有今生,没有来世。

大约在2009年,他的企业所在地换了一位税务局局长。这位局长一上台,就打电话给我那个朋友,说他的企业税收有问题。朋友对我说,他知道对方打电话是什么意思,所以就约那个局长出来喝茶。先是喝茶,再是吃饭,到最高档的地方消费,最后就是唱歌,大家熟悉了就不会无故找碴儿了。用朋友的话说,最后变成了好兄弟!

我熟悉的许多企业家,他们本身根本不想和政府部门周旋,但是为了把事情做好,又不得不这样。税务局局长搞定了,如果还有这个局、那个局的局长上门,那么企业家的精力都耗费在这上面,就无心去市场上拼搏了。再一个就是当他们这样与这些人周旋时,价值观、人生观也会发生改变,以至于企业家精神不断萎缩。

一个社会的规则、环境不是一下子就能改善的。企业家精神在这些规则和环境里发育成长的过程,也是和社会规则、法律法规建设博弈的过程。如果政府意识到需要给企业家的成长创造一个宽松的环境、减少对企业的干扰,就会出台相应的政策,而这样就会进一步激发企业家精神。而企业家精神不断发育又反过来促进制度进一步完善。在深圳等发达地区就是这样。这样企业家精神成长的动力就战胜了制度、环境等对企业家精神压抑、窒息的阻力,企业家精神就在博弈中取胜。反之,落后地区则是另外一种景象,企业家精神成长的动力在博弈中输给了制度、环境的阻力,导致企业家精神不断萎缩甚至异化为寻租、强取豪夺等非企业家精神。

现在政府提出建立新型的政企关系即亲清的政企关系,如何把这一思想贯彻到实际的企业家精神孕育过程中,使企业家精神在这场拔河比赛中取胜,需要企业家和政府在实践中不断探索。

企业家精神孕育的第二个方面是:它是和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相互作用的一个过程。

企业家精神能否发挥出来,取决于社会制度。正如道格拉斯·诺斯所言,制度安排在决定收益结构中起着重要作用。所谓收益结构,就是不同社会活动的相对报酬。如果生产性活动有益,那么企业家精神也会倾向于生产,带来资本的流入以及生产性活动的活跃,进而带动经济繁荣;反之则可能将各种资源集中于非生产性领域,这就可能带来收入向金字塔尖人群集中,加大贫富分化甚至社会溃败。近年来我国经济发展的现状也符合这一论断。现在的制度安排和相对报酬结构使太多人钻到了金融、资本市场,把资本市场搞得乌烟瘴气。同样的道理,前几年的公务员考试出现了万人空巷的壮观场面,一个税务局的普通公务员岗位有4 000多人竞争,而气象局的岗位居然没有人报名。本来公务员的工资都是差不多的,为什么不同岗位的差别竟然如此之大?原因就在于各种灰色收入导致报酬结构形成巨大差异。

中国经济近四十年的高速发展,是靠投资拉动、货币宽松政策加上国内外强大的消费需求带来的。这个时候经济的基本特征就是复制、简单扩大再生产。尤其是房地产市场持续几十年火爆,股市也是几次发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人能够心无旁骛地坚持自己的追求是非常难的一件事。

我们以吴晓波在2015年5月中国股市发疯时写的一篇文章《疯了》为例,说明当一个社会炒股买房、一夜暴富像海啸一样刺激着所有人的神经时,如果你还不被冲天的海啸卷进去,需要多么大的定力。

在一个浮躁的社会里,看上去许多行业弯腰都能捡钱,辛辛苦苦办企业多年,不如在一线城市买一套房。这样的信息冲击着多少做实业者的神经。许多人从此“如梦初醒”,一下子冲进股市和房市。如果大多数人都这样,社会的价值创造就无从谈起,企业家精神也就消失殆尽。

他的文章部分摘录如下:

中国目前的资本市场正处在一个非理性繁荣的抛物线通道中。这应该是近十年来最大的一次资本泡沫运动,所有试图置身其外的人,都不出意外地将成为受伤者。

当暴风科技的涨停板记录达到20个的时候,至少有四位互联网老兵打电话给我:“晓波兄,你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吗?现在的市场到底怎么了?”当第35个涨停板出现之后,所有的人突然变得非常寂静了。

这应该是集体心理的理性防线被击穿后,由极度亢奋而导致的窒息性思维停滞症状。

在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梯队中,无论是业绩还是成长性,暴风科技大概都只能排在200名以外。然而,它今天的市值已经超过了最大的视频网站优酷。中国股民对它的“热爱”,无法用理论或模型来解释。

理智——如果它还真的存在的话,已经在涨停板面前彻底晕厥倒地。闪亮亮的第35个涨停板,使得“怀疑”本身变得毫无意义,理性分析让位于身不由己的裹挟式冲动,所有的反应都发酵为攫取利益的本能:谁将成为下一个暴风科技,而那个公司会不会就是我?!

…………

来自《中国证券报》的某篇报道引用了一位资深基金经理的话,他宣布自己已放弃用大脑思考,“在资本市场,钱是最聪明的,我们做的只是尊重市场,因此,就是‘无脑买入’,也要硬着头皮买进!”

…………

市场真的是疯了。

就在昨天,一位相识多年的资深投资人给我发来微信:晓波兄,我决定向市场投降。

在过去半年里,他一直矜持旁观,而现在他停止所有的美元投资,转身全数投入人民币市场。在微信的最后,他颇有点无奈地写道:“对于所有的投资人来说,非理性地拥抱泡沫,也许真的是眼下最理性的经济行动。”

所以,这是另一场拔河比赛。当经济结构让投机行为有很好的回报时,大多数人就会涌向这些领域,即使许多企业家想按照自己的愿望做自己的企业,也很难耐得住寂寞。因为创新、创造是非常艰难、风险高、时间长的活动,需要克服许多常人所不能承受的艰难。如果投机性业务带来超额回报,简单的扩大再生产就能获得高额利润,许多企业家往往就在上面描述的资本市场的喧嚣中背弃自己的初心。而投入到赚快钱的领域,企业家就变成了唯利是图的商人。

所以,这也是企业家精神与商人的投机精神在博弈。如果企业家精神占上风,那么市场经济的拼搏意识、创新意识等就会成为社会的主流,这样整个社会就会通过创造价值使经济结构成功转型升级。相反,如果商人的投机精神占上风,那么整个社会的投机钻营之风就会盛行,人们就会热衷于钻空子搞关系,经济结构也一定在低层次徘徊。

上面的分析说明,企业家精神的孕育成长过程是一个和制度、环境以及相应的经济结构相互作用的过程,企业家精神成长的动力和这些因素所产生的阻力就像在拔河,此消彼长。

应该说,近十年来,我国的企业家精神有所萎靡,更多是因为经济结构低层次徘徊,资本市场充满投机,法律环境不健全,使企业家精神基本上输掉了这场拔河比赛。

这也是2017年首次把企业家精神写进政府工作报告的原因。企业家精神作为经济发展的铁律、经济发展的灵魂是在200年前就已确立的一个常识,为什么现在还要政府重新倡导呢?原因就在于此。企业家精神成长的拔河比赛图如下所示。


广东省经济学家企业家网

(待续)